企业介绍

  •   宋莹莹抱着他的脖子,难得的很安静。六子也没说话,沉默地背着她,走得稳稳的。   吃第二个的时候,她很不好意思,要跟宋秋雁一人一半。但宋秋雁以饭量小推拒了,叫她一个人吃。宋莹莹高兴极了,吃完后,抱着宋秋雁的胳膊不撒手。   六子抿了抿唇,脸上露出一点崇拜和依赖:“如果是给别人种,自然是收一成租子。但伯伯不一样,伯伯疼了我这么多年,一直把我放心里疼着,一定不舍得只给我一成租子。我也不好意思叫伯伯难做,我只收两成好了。”
  •   宋莹莹对他招手,对他说起了悄悄话。   宋莹莹见他开始吃了,就很高兴,出去把第六份饭菜端进来,坐在司徒峻的对面,也吃起来。